县委 | 县人大 | 县政府 | 县政协 新公务邮箱 | 原公务邮箱
今天是:
  云和县气象局2017年2月15日06时天气预报:今天晴到多云;明天多云;后天多云转阴。温度:浮云街道21~8℃;凤凰山街道21~8℃;白龙山街道21~8℃;元和街道20~7℃;紧水滩镇21~7℃;大源21~8℃;石塘镇21~7℃;崇头镇17~6℃;雾溪乡19~8℃;安溪乡20~9℃;大湾16~3℃;库北21~6℃;云丰17~2℃;黄源14~3℃;沙铺16~3℃;梯田16~8℃;赤石乡20~8℃。森林火险五级,林区要禁止一切野外用火。详细>>
全站检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互动交流>>人文大讲堂
第二期云和人文大讲堂《幸福究竟离我们多远》
  来源:县委宣传部  责任编辑:洪跃根  发布时间:2013-05-20

 

 

 

 

[视频库视频: 人文大讲坛(二)王世朝2m_WM]

 

 

 

 


 

主讲嘉宾王世朝,合肥学院中文系教授,汉语言文学专业教研室主任。曾任青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主任,古典文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著述有《幸福论》、《孟子导读》、《谁偷走了你的幸福》、《中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专题》,主编《中国诗歌》、《中国散文》、《中国小说》、《中国戏剧》、《中国美学》、《天地文心——<古文观止>与现代作文设计》、《主流诗学视域下的安徽文艺思想家》等。其中《幸福论》获华东地区第十三届哲学社会科学二等奖,青海省第五届哲学社会科学二等奖。

 

幸福究竟离我们多远

 

    首先我要感谢云和县委宣传部、社科联的领导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和大家交流的机会!同时也感谢亲临现场的云和县的朋友们。幸福是我近二十年来主要研究的一个课题,我在1998年的时候,那时候中国的改革开放刚刚起步,我当时隐隐感觉快速发展的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的深度改革开放,社会进入了一个主要的转型时期,这个转型时期对于多数人来讲就会有一种或轻或重的不适应,打个比方,相当于坐车,如果先前没怎么坐过车,晕车的人就会特别多。社会也一样,中国社会经过千百年的发展,到近三十年到了一个快速发展转变的时期,大部分人就会有像刚坐车一样的短暂的怯晕现象。所以当时,在1996年,我在华东师大学习的时候,就想接下来中国人会有许多的心理问题,所以从那时候我就着手写《幸福论》,我估计在十年、二十年后,这个社会谈论最多的是幸福这个话题,果然,这几年我们可以看到几个现象一是2012年中央电视台一套新闻联播几乎天天在播大型的访谈节目“你幸福吗?”“你觉得什么是幸福”,表明最高的国家宣传机构在关注着老百姓的幸福。二是许多以幸福冠名的电视连续剧接二连三的出现,如《幸福来敲门》《金太郎的幸福生活》,以及这几天中央一套在热播收视率创下新高的《有你才幸福》。第三近几年各大媒体都在报道幸福城市、幸福国家、幸福地区。2012年中国的幸福城市评选前三甲为安徽合肥、山西太原、西藏拉萨,而一些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都在十名之后,甚至名次更靠后,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幸福感的强弱与城市的大小、经济水平等没有呈现出我们想象中的对等关系。今天我们就来谈谈幸福这个话题,题目就是《幸福离我们有多远》

       幸福与公共安全

    先我们来看两本书,美国人阿瑟·亨德森·史密斯《中国人的性格》一书,在看了这本书后,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和不小的打击,作者是一个中国通,他对中国社会了如指掌,在他的文化背景下,对比着来看中国人,一个外国人眼里的中国人竟然是这样的,该书第十三章 “中国人缺乏公心”与二十一章“中国人缺少同情心”两节。请大家想象一下,一个社会群体,没有公心,没有集体观、没有公共意识、都各顾各,人都是自私自利,第二所有人都缺乏同情心,对弱者、对不幸都是铁石心肠、没有眼泪、没有同情、熟视无睹,人都是冷漠无情的,这样一群人生活在一起,这个社会怎么样?能幸福吗?,这样一群人生活的社会我们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悲惨世界”,——没有公心,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社会,没有同情心,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世界,一个自私自利而又冷漠的社会,能有幸福吗?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开始,这是一个引子。这仅仅是一个美国人的一家之言吗?我们从汶川地震到这次的雅安地震,我们中国人所表现出来的凝聚力、同情心、一种兄弟姐妹的情谊,我们中国人怎么会是这样的社会呢?但是作者的这个说法不是无稽之谈,接下来我慢慢的来分析:我们现在中国人最喜欢看的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是赵本山的小品,他的小品都呈现出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对一个弱者的忽悠,戏弄,却因此博得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的笑声。同样的小品到美国去表演的时候,美国人却是抵触的,他们觉得怎么可以对弱者这么冷漠呢。中国人的心理就有点阴暗了,对一个弱者我们非但没有给予同情,而且还觉得好笑好玩。在这本书中史密斯还进一步研究了一些中国的民间谚语民谣。如对秃子的嘲弄的“十个秃子九个诈,还有一个是哑巴。”由此看来,一个缺乏公心和同情心的民族,就是我们不幸福的原因。

    我们外表看去很正常,其实我们内心总有一些不健康的东西。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中国社会怎么会成为一个即缺乏同情心又缺乏公心的社会的。是什么造就了我们的文化呢?我们今天的中国社会,五千年的文明,有辉煌的文化,构成社会的细胞是:家庭 ·朝廷· 江湖。家是社会中最基本的主要元素细胞,一个家有家教、家法、家规,一个家族可以主宰家里一个人的生杀予夺的权利,一个人干了坏事就有伤家风,伤门风。家文化里人与人的关系是盘根错节的,家文化高度发达,长辈绝对的权威,下辈都要绝对服从。就构成了个人的渺小。但是家与家之间,出了家门,就成了公共的地方了,就成了“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社会会成为一个冷漠的社会。它是与这个有关系的。每个家庭培养孩子的最高目标是希望有朝一日,孩子金榜题名,到朝廷做官,在家勤学苦读,然后参加乡试,县试、殿试,如果考上了,就可以进入朝廷,一个人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走出家门,走进朝廷,所以朝廷是家庭的未来,在家讲的是孝,在朝廷讲的就是忠了,对皇帝要唯命是从,论语中有这样一段话,有子曰: “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这段话就把家文化和国文化联系在一起了,古时候学校称为“庠”,顾名思义当时学校培养的目的,就是要把每个人培养成规矩的温顺的绵羊。在家庭里把人培养成一个孝顺的人,就等于为国家培养了一个忠臣。家庭” 和“ 朝廷”之外的广大社会空间,在中国文化里称作“江湖”。所有的公共空间,就叫江湖。“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在家与家之间的地带,成了没人管的文化空白地带。江湖险恶,令人不寒而栗。所谓身在江湖,身不由己。打打杀杀,生死难料。风高浪急,危机四伏,险象环生,防不胜防。我们现在讲“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在家里是有保障的,在家靠父母,家是温暖的,在家千般好,出门到了江湖呢,出门万事难啊,我们总告诫自己的孩子,不要与陌生人说话,出门过马路要小心,千叮咛万嘱咐,牵动父母心的是安全,因为我们的公共空间没有给老百姓安全感,这就是刚才说的出门万事难,这个难,就是江湖的险恶。中国社会有养老保险也是近几年的事情,在十多年前,在传统社会中一个人一旦失去了劳动力,一旦没有工作,就没了保障,没人管。为什么美国人说我们中国人缺乏公心和同情心,原因找到了,中国的三元文化,家庭、朝廷、江湖,家文化、朝廷文化的高度发达,挤压出来的公共空间成为一个没人管的空间,也没人管得了,我们对它的认识是非常可怕的。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一个人要幸福是有些要求要满足的,生理需要是最基本的温饱的需要。安全需要,要求就高点了,现在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现在吃得好了穿的好了,幸福感倒是低了呢,那是因为我们还有更高的社会需要、我们现在安全需要解决了吗?今天我们还更向往大同社会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如今我们社会治安很乱、每天抢劫的、偷窃的太多这样的事情,现在是捏在手里的东西都要被抢,现在最兴旺的一个行业就是防盗行业,我们觉得不安全。缺少公共空间的规范管理,出现了很多的闯红灯、酒驾、进入公共空间中国人的素质就变得很差,随地吐痰、破坏公物等,因为千百年来中国文化没有告诉我们进入公共空间应该怎么做,如果这个文化不加强建设,我们就很难感觉到幸福。温饱问题初步解决了,但安全问题恶化了。形形色色的犯罪居高不下。防盗门、电子监控。安全感缺失。——马斯洛理论。

    公共安全感缺失

    食品安全

    近来网络上流行的短文也的确道出了食品安全及目前社会的某些现状:郑人买履,当年成双。一朝别离,生死茫茫。君成果冻,妾为胶囊。重逢胃壁,携手天堂。中国人一天的生活有人这样调侃,早起,买两根地沟油油条、切个苏丹红咸蛋、冲杯三聚氰氨奶、吃完开着装有锦湖轮胎的车去上班。中午,吃了一份瘦肉精猪肉炒农药韭菜、一份人造鸡蛋卤注胶牛肉、一碗石蜡翻新陈米饭,外加一份福岛进口的打折海鲜、喝了一壶香精加色茶叶。下班,买条避孕药鱼、尿素豆芽、膨大西红柿、石膏豆腐,回到豆腐渣工程房,开瓶甲醇勾兑酒,吃个增白剂加硫磺馒头。饭后抽根高汞烟、去地摊买本盗版小说、回家时被车撞上,忍痛跑开,司机吆喝着,我爸不是李刚,没搭理他往家跑,庆幸没有遇到药家鑫被捅8刀。回去上一会盗版操作系统的自由言论网,晚上钻进黑心棉被窝。经常在想:核辐射算啥,很盐重吗?所以现在是吃的不敢吃、喝的不敢喝。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感觉不幸福的原因之一。

    交通安全

    目前,中国汽车保有量约占世界汽车保有量的百分之三,但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却占世界的百分之十六。中国(未包括港澳台地区)每年交通事故50万起,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均超过10万人,已经连续十余年居世界第一。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人类死亡的原因中,车祸已排在第九位。到2020年,车祸致人死伤的排名,将提升到第三位,远远高于艾滋病、疟疾等疾病。这是多么触目惊心的数据。美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时,大众公司的一位负责人曾戏说,上海其实并不比伊拉克安全,目前,美国军人在伊拉克每天丧生的人数远远低于上海死于车祸的人数。虽是玩笑,却也道出一个事实。据统计,中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数,远远多于近几年来世界大小战争的死亡人数。另一个数据是,我国平均每天因车祸死亡的人数超过300人。中国的车祸无疑是一场巨大的战争。

    校园安全

    2010323512日,50天里,福建南平、广西合浦、广东湛江、江苏泰兴、山东潍坊、陕西汉中等地连续发生6起针对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的校园血案,造成数十名学生伤亡。一时间,舆论哗然。20108月,公安部、教育部、全国综治办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幼儿园安全防范工作建立健全长效工作机制的意见》,927日,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在作总结发言时呼吁:“最安全的地方应当是校园,最安全的车辆应当是校车。” 据此,著名作家郑渊洁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发表了一段歌词,取名为《我要活着回家》。歌词内容: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上学去啦。希望这不是永别,我要活着回家;亲爱的老师校长,我来上学啦。您不能让坏人碰我,我要活着回家;亲爱的叔叔阿姨,我在上学啊。您有不满去上访,我要活着回家。孩子都感到这是个恐怖的世界。

    自杀及自杀率

    压力和不安全会导致精神压抑,中国是自杀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每年官方公布的数据是150万起自杀事件,占全球的三分之一。2010123日富士康员工第一跳起至2010115日,富士康已发生14起跳楼事件,引起社会各界乃至全球的关注。中国每年自杀人数占全球30%。这是牛津大学研究中心的霍顿教授与比利时特根大学医院自杀研究小组的黑林根博士联合发表的这项调查结果。新加坡联合早报418日文章,原题是:欧洲研究报告:全球每年100万人自杀,30%来自中国。在中国自2000年以来,每2分钟就有1人自杀、8人自杀未遂,每年约有25万人死于自杀,至少有100万人自杀未遂。据中国心理卫生协会资料显示,自杀在中国已成为位列第五的死亡原因,仅次于心脑血管病、恶性肿瘤、呼吸系统疾病和意外死亡。这些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来自于不安全感。

    这些不安全的因素,造就了我们中国人的不幸福。

    公共资源浪费

    比如国家重点贫困县江西上饶县清水乡前汪村村部乔迁庆典庆典当天小车沿着路边停了200米长,73部小车中还有两部警车。村小操场上、教室里共摆了52桌酒席,赴宴者多是党政机关干部。觥筹交错、举箸买醉之间,不少公款被浪费。中国人在餐桌上浪费的粮食一年高达2000亿元,被倒掉的食物相当于2亿多人一年的口粮。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我国还有一亿多农村扶贫对象、几千万城市贫困人口以及其他为数众多的困难群众。这种“舌尖上的浪费”引起人们的关注。

    所以幸福不是一个人的事,公共的东西没建设好,那么中国人就不会觉得幸福。

    贫富差距加大,社会资源固化。

    教育、医疗、住房等成了新的焦点。社会公共资源严重不平衡,优质资源匮乏。贫富差距加大,基尼系数是意大利经济学家基尼于1922年根据洛伦兹曲线提出的,是国际上用来综合考察居民收入分配差异状况的一个重要分析指标。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报告,美国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而中国则是1%的家庭掌握了全国41.4%的财富,财富集中度远远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目前仍在继续上升,这是社会利益共享机制发生严重断裂的显著信号。

    耻感文化与罪感文化

    美 本尼迪克特在研究了日本的文化后写了《文化模式》,书中提出了日本人的基本文化观念叫耻感文化,而欧洲的文化及来源于英国文化的美国文化叫罪感文化,基本概念人是来赎罪的,带罪之身,有罪恶感。在他们看来,做一件好事完全是自觉的。上帝无处不在,不做内心会内疚。东方文化是一样的,没有原罪感,没有自律的约束,我们社会虽然是泛神,但神都没有对我们起制约作用,比如干个坏事,神就不存在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千万不能让他知道,只要他人不知道,就可以心安理得),中国人只怕第三个人知道,这是耻感文化的典型特征,他在乎第三个人知道,这就是中国人不幸福的原因,因为你没有自我,特别在乎别人的看法,必须在别人面前伪装自己,这就是中国耻感文化最主要的标志,在乎面子问题,所以中国文化就存在着面子文化,于是中国人死要面子活受罪!——虚荣而虚伪,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光耀门庭——嫉妒心重,心理失衡。羡慕嫉妒恨!误把优越感当成幸福感。炫耀,炫富心理。这些就造就了中国人的不幸福。接下来,我们看两个母亲,两个男人的故事,进而看到中国文化的核心本质,先比较两个男人苏秦与大艾珍妮斯,一次,在科林斯,亚历山大大帝遇见。亚历山大对大艾珍妮斯素有耳闻,心存崇敬,于是就主动上前,自报家门:“朕即亚历山大。”正躺在木桶晒太阳的哲人回答说:“我是大艾珍妮斯。”亚历山大恭敬地问道:“我能为您效劳吗?” 大艾珍妮斯有点不耐烦,说:“请走开,不要挡住我的阳光。”亚历山大大帝当即叹道:“如果我不是亚历山大,我便愿意我是他。” 他原本有一只吃饭的碗,但看见一群孩子用手捧水喝,觉得那只碗也是多余,便将唯一的一只碗扔掉了。他们将人生简化到不能再简单了。视一切如浮云,真像现代人说的,神马都是浮云。在看看中国的战国时期的苏秦游说秦国失败后黑貂之裘敝,黄金百斤尽,资用乏绝。去秦而归。古书上说他:形容枯槁,面目黧黑,状有愧色。归至家,妻不下纟任,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苏秦喟然叹曰:“妻不以我为夫,嫂不以我为叔,父母不以我为子,是皆秦之罪也。”乃夜发书,陈箧数十,得太公《阴符》之谋,伏而诵之,简练以为揣摩。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曰:“安有说人主不能出其金玉锦绣,取卿相之尊者乎?”期年,揣摩成,曰:“此真可以说当世之君矣!”於是见说赵王於华屋之下,抵掌而谈。赵王大悦,封为武安君,受相印。革车百乘,锦绣千纯,白璧百双,黄金万镒,以随其后。约从散横,以抑强秦。将说楚王,路过洛阳。父母闻之,清宫除道,张乐设饮,郊迎三十里;妻侧目而视,侧耳而听;嫂蛇行匍伏,四拜自跪而谢。苏秦曰:“嫂!何前倨而后卑也?”嫂曰:“以季子之位尊而多金。”苏秦曰:“嗟乎!贫穷则父母不子,富贵则亲戚畏惧,人生世上,势位富厚,盖可以忽乎哉?两个人——两个世界——两种人生境界,两个人——两个世界——两种人生境界。在来看两个母亲,当年,杜鲁门新当选美国总统,有人向他的母亲祝贺:“你有这样的儿子,一定十分自豪。”杜鲁门的母亲回答:“是的。不过,我还有一个儿子,同样让我骄傲。他现在正在地里挖土豆。”有这样的母亲真的是一个人的幸福,只求子女本本分分,同样的母亲,中国母亲差别就很大,都希望孩子都望子成龙,出人头地,这是文化的差异。

    三十年的快速发展。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但在生态环境上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经济发展了,但精神上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道德体系、精神信仰等出了不少问题。城镇化进程中,传统温馨的天伦之乐的家庭生活模式打破了,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等。人际关系严重恶化,医患关系、干群关系、师生关系、夫妻关系、父子关系、母子关系、亲情关系等。愿我们在公共文化建设中,我觉得一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一个社会的价值趋向一定要倾向于要把敬佩的目光投向那些在自己岗位上本本分分的敬业的人,我真诚的希望这些人受到我们的尊敬,这是社会最主要的价值希望之所在。

附件下载:2.jpg

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郑重声明 | 设为首页

云和县人民政府主办 云和县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建议IE8 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2015 版权所有 浙ICP备070004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