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 | 县人大 | 县政府 | 县政协 新公务邮箱 | 原公务邮箱
今天是:
  今天、明天、后天晴到多云。   温度:浮云街道37~25℃;凤凰山街道37~25℃;白龙山街道37~25℃;元和街道36~24℃;紧水滩镇37~23℃;大源38~24℃;石塘镇38~24℃;崇头镇33~21℃;雾溪乡36~23℃;安溪乡37~23℃;大湾32~20℃;库北36~23℃;云丰33~19℃;黄源30~19℃;沙铺32~20℃;赤石乡37~24℃;梯田景区33~22℃;仙宫景区37~23℃;小顺景区38~24℃。   详细>>
全站检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党政动态>>新闻>>部门动态
山村巨变的发展支点
作者:柳项云 许煜明  来源:云和新闻网  责任编辑:陈超俊  发布时间:2019-09-12

 

在崇头镇,坑根村与“云和梯田”景区之间的关系,有时会让人“分不清”。

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认为坑根村之所以能一跃成为“网红村”,大多是沾了景区的光。事实上,坑根村,本身便是景区――她是人们世代聚居的古老村庄,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云和梯田”的三个景中村之一。

村庄与景区之间,如何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在坑根村可以找寻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通过全村共同参与景区建设开发,让村与景区之间结成“利益共同体”。

时间回溯至2010年,彼时,“云和梯田”开始创4A级景区,直到如今争创“5A”,8年多的时间里,景区与村庄、村民间的关系越来越和谐,坑根村的发展理念也发生了极大转变,人们开始自觉用景区化建设的标准来进行美丽乡村建设。在这样的过程中,乡村面貌得到极大改善,就业创业的机遇不断增多,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

从集体经济薄弱村与景区抱团发展,到开民宿、卖土特产发展绿色经济;从美丽乡村建设、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到打造全域旅游、实现村庄景区化,坑根村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大步狂奔,这个鲜活的故事同时也在证明:再偏远落后的山乡,只要能寻找到一个强有力的支点,就能撬动它的跨越式发展。

 

山村景区化的发展之路

2010年,刚满50岁的叶金根准备走出坑根村,到大山外面谋生。在这之前,他曾站在村口,默默地送别了一个又一个至亲好友挥别家乡。

“再不走,就没有出路了。”叶金根说。坑根实在太偏太远也太穷,就连当时普遍挣钱的香菇种植业,在这里都难成大器。那时候,怀抱着致富的梦想,坑根村的村民几乎每家每户都种植着数千段袋料香菇。未曾想,群山的阻隔,交通的闭塞,成为了香菇走向市场的最大障碍。坑根村的脱贫致富梦,没多久就碎裂了。从260多人的常住人口,到100多人,越来越多的坑根人选择远离故土。

就在叶金根下决心要离开的那一年,村庄里突然热闹了起来,崇头镇上的干部频繁地出入这个偏僻的山村。他们手里拿着民意调查表,挨家挨户地做问询工作。大抵内容是“云和梯田”将创“4A”,坑根村被列入到景区范围,如果涉及到村庄建设时的征地问题,希望村民们能积极配合,共同将4A级景区创建成功。

“就我们这样的村也能开发旅游?”当留守的村民将信将疑地在调查表签下字的时候,他们想的是,这倒是一个能坚守村庄的理由。叶金根签下字的时候,他转身跟自己的媳妇说:“不走了,不走了,我要留下来做旅游。”

民调过后,原本冷清的坑根村,来的人更多了。乡镇干部、工程队来了,整个村庄回响着“哐哐当当”大修大建的声音,越来越多的村民也投入到美丽乡村建设当中。按照着景区的标准来建设乡村,在美丽乡村建设的热潮中,在云和梯田旅游业的逐渐兴盛中,坑根村也旧貌换新颜。没两年,这里便修建起了老茶坊、石寨拱门、梯田游步道等,公路通到了村口,方便了群众的出行,也方便了游客的进入。

慢慢地,村庄里老茶坊、银官桥、老泉井也成为了“云和梯田”景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景区内任意的全景图上,都能看见一条弯曲的红线牢牢地将坑根村与其他游览区域连在一起。村庄是景区的村庄,景区是村庄的景区。村庄与景区两者融合为一体,在统一的规划下,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景区因为村庄,外延和内涵得以最大的延伸。村庄因为景区,则变得处处充满活力与机遇。

 

生态价值得到最大变现

2011年,“云和梯田”创建4A景区成功,当一拨又一拨的游客顺着蜿蜒的公路来到坑根村,坑根人猛然发现,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这个地方,原来到处都是宝贝。

在十几年前,“云和梯田”已小有名气,而坑根村还是一个穷乡僻壤,目之所及都是一堵堵灰色的石墙、一座座破旧的石头与黄泥砌成的房子,当时并没人会将这些与价值联系在一起。

慢慢地,云和梯田成了“中国最美梯田”,坑根的历史也渐渐被挖掘出来,原来这里还有个“白银谷”,已经有800多年的历史了,在明代的时候就有工人在此开银矿并且聚居成了村落。

如今,斑驳的石墙、褐色的石路、黑色的瓦、长满青苔的石墙,是宝贝。悠长弯曲的小巷,村庄里流水的声音,甚至于,村庄上空的袅袅炊烟、地里长出的粮食和蔬菜,以及那触目所及的绿色,统统都是宝贝。

最令坑根人意外的是,连村庄里四处散落的灰寮都是宝贝。一开始,先是在村里开办民宿的安徽人李凯,从村民手中租赁了两间灰寮,经过修缮改装,打造出一个高品位特色民宿套房,取名“田野上”,今年五一开业后,一晚房价1800元,但仍十分抢手,成了“网红房”。随后,从云南丽江来坑根发展民宿的谷小杭,也从村民手中租赁了3间牛棚杂屋,正在加紧装修,计划打造“乡村酒吧”。为了更好地保护和利用这些灰寮,目前,村集体以统一的价格,从54户村民手里一次性流转了80间灰寮,准备用作未来旅游开发、激活生态产品价值的重要资源。

得天独厚的生态资源,以及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这个村庄得以最大价值的变现。

2011年,抓住景区创建“4A”的机遇,叶金根的“流水问茶”农家乐开业了。开业至今,平均年收入达10余万元。“当时镇里让我带头办农家乐,并联系好服务培训班打消我的顾虑,没想到我还真的吃上了‘旅游饭’。”叶金根感慨道。像叶金根这样在家门口吃上“旅游饭”的村民还很多。这里的村民,心思活络点的在家里开个农家乐或者民宿,有些在村口摆个农产品的摊子,向游客售卖土货,一年到头,生意都还不错。受云和梯田景区的带动,曾经偏远落后的坑根村群众致富脚步加快,去年村民人均纯收入超1.9万元,远高于全县平均水平。

古朴村庄变化日新月异

“几天不来,就能在坑根村看到新变化!”行走在村中,时常能听到这样的感慨。

天上密密麻麻的电线不见了,每幢农居房的瓦片变得整整齐齐,餐馆、小吃店接连开出,游步道还在续建……了解村庄过往的人都知道,哪怕在今年年初,坑根村都和他们眼前的模样截然不同。

不过,对于每一个坑根村民来说,最大的变化在于村庄的精气神――

过去的坑根村,冷冷清清,只有人往外走的,从没听说谁还会返乡。可就在这几年里,不少长期在外的人纷纷返乡,在家门口实现了旅游致富。叶永康、柳启花这对夫妻,于1999年离开坑根到县城务工,他俩一个踩着三轮车卖水果,一个到木玩厂上班,一干就是十多年。2015年,眼见着村庄的旅游产业风生水起,叶永康和柳启花回乡投资了100多万元,将自家的老房子装修成民宿。每年的八九月是民宿生意最好的时候,两个月就能挣十多万元,叶永康笑着说:“现在,轻轻松松挣两个月,比从前在外面打工强多了。”过去的坑根村,为争取一笔项目投资,常常踏破铁鞋,磨破嘴皮子,却无济于事。可现在,不管是本村村民,还是外村投资人,都瞄准了这里,主动找到村两委洽谈合作事宜。外乡人李凯和谷小杭把坑根村当成了另一个故乡,在这里开起了一家又一家的民宿。本村村民张其虎在云和梯田晋升为国家4A级景区后,盖起了两层半农房,建起了坑根休闲庄园,办起了民宿农家乐。原本一年的水稻种植的收益不过4000元,如今年收入可达百万元。

过去的坑根村,村民对村庄的未来并不关心。如今,就连一些曾长期赋闲在家的村民,每天的“行程”也排得满满当当:要么应聘到“云和梯田”景区,帮忙收取门票或维持秩序;要么摆个小摊,向游客出售冷饮、副食或者特色农产品,一天的收入最高能达千元以上;要么与村干部谈谈最新的发现,主动为项目出谋划策,参与村庄的建设。最近这段时间,后交线(崇头至岙头)改造提升工程正在建设施工中,暂时不便的交通条件,让坑根村一下子少了很多游客。为了争创“5A”,坑根村的提档升级工作也正在进行,村庄屋顶正在修复、村庄污水治理工程把路面的石头重新撬开……大大小小的基础设施工程给村民的出行带来了诸多不便。即使如此,坑根村人始终乐呵呵的,“我们不着急,大家都知道,往后的坑根村会更好哩。”

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郑重声明 | 设为首页

云和县人民政府主办 云和县信息中心承办 联系电话:0578-5522266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建议IE8 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2015 版权所有 浙ICP备07000423号